老鹅的长睫毛

国家三级退堂鼓选手,联机写手,吃瓜段子手,冷酷无情鸽手

叫我老鹅就ok啦

cp是馒头(๑•̀ㅂ•́)و✧

微博@老鹅的大长腿,有空会发文上去

脆皮鸭容易使人失了智,比如我,这两天被脆皮鸭诱人的香气勾走了魂,导致一更都没码出来啦啦啦

记个脑洞:

修仙界臭名远扬的魔尊被现代老干部附身了!老干部成为魔尊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着手整顿魔界!指甲要剪干净,穿衣服不能袒胸露乳,染头发涂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律上手抽一顿,要乐于助人乐善好施,要扶老奶奶过马路帮丢狗的小朋友找回来,奖励是一人一朵小红花。一时间魔界风气肃然,简直比仙界还仙界,仙人们听着流言慌了吧唧的坐不住了,连忙三请四从求爷爷告奶奶把闭关的仙尊请出来去看看,仙尊施施然去了,闭关多年披头散发,懒得整,像个街头流浪汉。一到魔界就找上老干部,老干部一瞅这破轱辘样咋能忍!拖进来就是洗剪吹一套,仙尊想张口说啥被老干部不知从怀里摸出来的糖葫芦赌住了嘴,老干部一边嘀嘀咕咕一边帮他拾掇:“乖,别闹啊,你这头难整的呀……”

仙尊老老实实地嘬着糖葫芦乖巧地任由老干部摆弄,觉得自己有点心动。

【冰秋】今日锦鲤

0

洛冰河有个超级喜欢的明星,叫沈清秋,颜值在演艺圈里面算普遍,不出名,几十万微博粉丝还是因为他的犀利精准的吐槽闻名而来,评论都是哈哈哈的沙雕网友。后天双十一,单身狗们的狗粮节,马爸爸的丰收日,沈清秋发了条微博:

              

“后天光棍节,寂寞难耐,评论抽一个朋友当天聚会玩耍。截止明天~”

           

评论沸腾了。

洛冰河也沸腾了。

            

1

普通粉丝大概就一个号转发眼巴巴看着,纯靠运气,而洛冰河是个有计划、有谋略的粉丝,虽然他的运气很不好,卡池连抽十发全R卡,但他经过细致的分析,谨慎的思考,先是转发了数条转运微博,研究周易玄学,再是不懈地努力,开数十个小号一并转发,终于在看到:

“恭喜@师尊的小冰河(。>∀<。)获得与我共度节日的机会~看起来是个可爱萌妹啊哈哈哈,到时候汇合别怕哦。”

           

          

可爱萌妹洛冰河一时情难自禁,啪嗒,摔了手机。

内心疯狂刷屏:啊啊啊抽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真的沈清秋啊啊啊啊啊!明天就可以看到活的沈清秋了会动的师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辽啊啊啊啊啊!!!

                

             

2

            

沈清秋真的以为约面基的是个妹子。

且不论那痴汉一样的ID,私信地点时对方也是“嗯!”“好的!”“么么哒!”以及疯狂的表白,末尾还加颜文字,俏皮可爱,沈清秋看的心都要化了,肯定是个可爱的大妹子,他想。

当他暗中搓手赶到地点碰面。

身高腿长,面容精致,光坐在那里就可以就此讨论何为美学。

男的。

沈清秋:“……”

七尺男儿假扮萌妹,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3

       

沈清秋打了声招呼。

洛冰河原本冷如寒风的气质霎时间一变,眼睛微亮,望向他的眼神变得温绻多情,开口是性感磁性的低音炮:“沈清秋?”

沈清秋遭受颜值打击,捂住心脏:帅弯腿。他任凭内心翻滚如浪,面上不动声色。

他伸出手:“你好,是‘师尊的小冰河’吗?哈哈不好意思,没见本人以前我还以为你是个妹子呢。”

洛冰河微微笑,柔和的暖黄色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没关系的。”

沈清秋感觉有人往他心口开了一枪。

              

4

             

聊天的时候,洛冰河望进他的眼底:“我超喜欢你……”

沈清秋咽下口口水。

“xx剧里演的师尊!一直很喜欢!所以ID也是……”

沈清秋:呵呵。

诸如此类。

一起逛街,他为了体面所以没穿多少,风一刮还是有点凉的,洛冰河转眼就捧了杯奶茶给他捂手,递过来的时候还眨眨眼。还特地排队给他买限量的松饼。

沈清秋:“……”

沈清秋:“别撩了,撩不动的,真的。”这他妈是男朋友对女朋友该有的行为吧!!

洛冰河:“?”

还他妈伸手要牵了。

过了!真的过头了!

沈清秋恨铁不成钢地把手搭了上去。

        

5

临别的时候,洛冰河巴巴地看着他:“以后……还可以见面吗?”

沈清秋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这小粉丝话里什么意思他是看出来了,但是搞基……呃……怎么说呢……不符合社会发展理念……是吧……

          

洛冰河见他不语,垂下脑袋,像条被人抛弃的小动物,耷拉着耳朵。

沈清秋沉默了一会:“哎。”

     

他摸了摸他的脑袋。

沈清秋:“你想见就见。”

然后趁其不备转身就走,四肢僵硬,同手同足。

洛冰河站在原地,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开心地笑了。

——

双十一,大家一起嗑狗粮。

(๑•̀ㅂ•́)و✧

很懂基佬的班主任突然冒出使用鹰眼技能瞬发缴械缴了我的mp4……内存法国颓废主义文学入门作、非未成年不可观看扫黄打非必抓的小短文、各色属性cp各种套路耽美。


他缴走后低头开始翻mp4


我预知到了我的死亡


重刷杀破狼……太可爱了吧!!


哈哈哈有一段超喜欢,沈老妈子替顾帅写折子那里,顾帅看到沈老妈子帮他写了就躺床上把自己之前写的那份折纸飞机然后——biu发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哈哈哈哈哈哈顾帅真的好可爱哦哈哈哈哈哈哈


【冰秋】阴差阳错

 

     沈清秋从昏迷中醒来。


  睁眼是黑黢黢的一片,他下意识地扭头想查看四周的情况,却是一动也不能动,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自爆魂魄离体附到手把手栽种的日月露华芝身上。日月露华芝是能生出活躯的绝世仙草,可遇不可求不说,还难伺候,若非为了逃离系统的钳制,像他这样怠惰的睬都懒得睬。现下耳旁清明,遍听不到无感冷淡的机械合成音,相必那杀千刀的系统……?沈清秋简直比当初高考过线逃离无涯学海还要高兴的千倍百倍,甚至还想买车鞭炮噼里啪啦放一整天庆祝。


  就是向天打飞机这人,忒靠谱了,这熟催的真是太好了,太妙了,四肢无力,身体软绵好似被吸干精气,扒个土出坑都艰难。


  你妈的向天打飞机。


  沈清秋慢吞吞扒拉着土腹诽道。


  待适应新躯体下山,随便拉了个路人一问——竟是过了三年有余,他登时就生出上苍穹山撸袖抄家伙剁掉飞机那玩意的念头,可向路人道谢后,却在原地驻立良久。


  要回苍穹山吗?可回去又如何,不过徒惹麻烦,反而之前逃脱系统作出的努力极可能付之东流,使系统卷土重来再次接管他的命,再次做那些不愿意做,也迫不得已的事,他是拒绝的。总归柳清歌活着,他之前对洛冰河也算得上费心费力,表面上还是为洛冰河自爆而亡,苍穹山派只要没人作死再怎么也不会落得个原著满门覆灭的结果。那些温情暖意虽有丝丝不舍,可那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原主沈清秋的,不是异界孤魂身如浮萍沈垣的,不是他自己的。只是这世上哪有什么是沈垣有的?自他到这异世,就该明白他已经孑然一身、一穷二白了。


  沈清秋轻叹一声,毅然转身,走向与苍穹山派截然相反的方向。


          

  ——

             


  日月露华芝养出的躯壳有一点不好,八分似沈清秋,要是刮了胡子出门,保准有人以为苍穹山清静峰主修雅剑沈清秋诈尸啦!还是热乎的!……想想也是心累。日月露华芝是用沈清秋的血肉浇灌养大不假,影响肯定有,幸好过段时间容貌就会向自己原来沈垣的壳靠拢,否则他还得琢磨上哪开刀整个容。


  用回自己名字的沈垣就这么隐匿风骚了两年,偶尔接单子赚点银钱吃喝,还有了处自己的小院子。刚开始他还整日担惊受怕,时间长了便知自己多心了——谁会想到如玉君子沈清秋会留撇猥琐的小胡子招摇过市,还四处打“绝世黄瓜”这么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名号?何况后来相貌与原来无二致了,胡子摘了往沈清秋的穿着靠拢都只会有人以为他是在cosplay,还颇有见地地点评一句:“神不似形不似,堪堪挨边,假。”沈垣摊手无奈,倒想回他句“不做峰主好多年。”


  他也听到过有关苍穹山派和洛冰河的消息,比如说柳巨巨屡战屡败对于拿回沈清秋尸身这一事却始终如一,什么木清芳被洛冰河掳去看凉透的沈清秋要求治好……数不胜数。可再多的触动,终化为一声叹息。


  他为沈垣二十余载,悠闲自在;为沈清秋不过眨眼几年,诸多纷扰,孰轻孰重一见分晓。如愿以偿摆脱系统,自在地活着,再高兴不过。柳清歌岳清源他们他本就不欠什么,他已经做到自己该做的了,至于洛冰河……暂时不必想,剧情已经给了任何他想要的了。按理说应该高兴,可他总有几分若有若无的怅然压在心头,如山间云雾,看不分明。

           


  到底……在失落些什么啊。

             


  看着着停靠在房檐色泽鲜艳的鸟,叫声清亮,入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冬日的暖阳斜打在身上,晒得他身上暖烘烘的,简直舒服的很难再去想别的事。沈垣眯了眯眼,懒懒地翻了个身,那点轻飘飘的怅然若失之感,脑中一闪而过的一些与某个人相视而笑的画面,就这么被轻描淡写地忽略了。

         


  ——

               


  洛冰河再一次失败了。


  石室里依旧是阴森森的,像是胡乱涂抹的阵法围着一口石棺,石棺里躺着一个人。那人双手交叉搭在腹上,安静地躺在棺内,身体冰冷的与身下的石棺简直晃若一物,一双眼睛紧紧地闭着,眉尾眼角仍能看出往昔的如春风化雨的温柔,但这双眼睛却再也睁不开了。


  洛冰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从未如此绝望过。哪怕是幼年养母的猝然逝世,当初在清静峰遭受师兄弟的殴打,还是无间深渊冰冷孤独的死寂,都没有这样绝望。甚至他想摸摸沈清秋的脸,手都难以控制住不发抖。


  圣陵危机重重,秘宝无数,甚至能让人死而复生,当初洛冰河执着于圣陵就是为了这能使人死而复生的秘法,复活自己的师尊,说出自己以前难以脱口的话,哪怕师尊会因此厌恶了他。可他没想到,这唯一的希望却也泯灭了,他尝试招魂数次,沈清秋依然矜持地躺在石棺里,面容平静的像是睡着了。


  他没想到,他得知师尊待他依旧如昔始终如一的时刻,竟永远地失去了他。

             


  为什么救我?为什么啊师尊。

                 


  洛冰河在心里无声问道。

                  


  他不过是个无人问津的小杂种,却幸运地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沈清秋是他生命的光,可当他伸出手想要尝试着抓住他的时候,他毫不留情将他踹开了。当他再次尝试的时候,那束光却熄灭了,还告诉他,他从未抛弃。以前他故作委屈难受,有人抱他亲他爱他,现在他像个小孩哭啊闹啊,望眼欲穿,却永远没有人抱了。


  他宁可当初被心魔反噬死去的是他,这样师尊还能够好好地活着,在清静峰喝茶看书,与师叔师伯谈天说地,淡忘掉他的记忆,就像是呼出的气,消融于天地,转而继续过着宁静安稳的日子。

              


  可他偏就选了救他,毫不犹豫地走向黄泉不归路,替他背负所有的罪任。

                 


  他也因此永远失去了一个人。


  咽气烛跳动着幽弱的火光,一具具形容可恐的盲尸脚步轻缓地在甬道走着,恍若无物的经过一副副沉重的棺材。其中一个行尸走肉一样的人,抱着一具尸体,一步步走向出口,走向无止境的黑暗,步入无间地狱。

                


  ——


  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段日子沈垣先是接了个护送的单子,路途巧遇纱华铃假扮娇弱可怜小姑娘骗过往来人,有个满脸正气的少年还真信了,拱手就是要带人寻个去处。沈垣看他一身苍穹山派的衣服,想了想决定静观其变。不出所料这少年后来有所察觉,剑出鞘三分,结果纱华铃……嗯,魔族果真是大胆奔放不拘小节,脱衣服打架,也不怕人长针眼。见那少年快招架不住了,沈垣出手救助削了纱华铃的指甲,纱华铃见打不过就跑了,他还惋惜指甲没削干净呢。然后得知这少年是之前花月城里领路名叫杨一玄的孩子,他还点评过资质上佳,现在他拜在柳清歌手下为徒。这世界还真是小啊,沈垣感慨道。

                


  兜兜转转又救了几个人,休息时在茶馆喝茶,几个歌伎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犹抱琵琶半遮面,沈垣茶刚入口听到那歌词就喷出来了。


  我靠这什么玩意??Are you fuck you kidding me?沈清秋与孽徒洛冰河不可说的二三事?求而不得?还尼玛从山顶做到山脚?wtf???《春山恨》?我恨啊!


  沈垣询问歌女后三观尽裂,喉口一甜险些吐血,手里的茶杯都要端不住了。


  歌女捂着羞红的脸:“奴家唱起来还怪羞的呢~”


  沈垣内心咆哮道:“那就不要唱了啊!”


  还有“一代魔尊爱而不得遂强迫,仙师不堪受辱自爆身亡。”这种狗血淋头恨不得自挂东南枝的传闻,沈垣颤抖地捂住自己的脸。


  广大劳动人民要不要这么闲!要不要这么没事干!卧槽要不是亲身经历说起来还真像那回事!再感人也不能掩盖掉这是故意编排的事实啊!断了袖子很好玩吗!


  稍微代入自己……顿时感觉日月无光。


  沈垣生无可恋地想着,却不知耳根悄然泛起薄红。


            

  ——

                


  《狂傲仙魔途》大开金手指的主角,有后宫三千佳丽,崇高至上的地位,俊郎过人的外表,人人争而羡之,一代魔尊洛冰河,陨落。


  沈垣脑内一片空白,手中的书页久久没有翻动。


  陨落?


  怎么可能?


  洛冰河……怎么可能死?他不是主角吗!


  沈垣一时间慌乱起来,手忙脚乱之下掀翻了桌上的茶具,书哗啦啦地落到地上,他是那样难以置信,死死地抓住前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尚清华。


  他睁大双眼,尾音有些颤抖:“到底……怎么回事?”


  “瓜兄冷静,冷静啊,我也是刚知道这回事……”尚清华连忙挥手道,“我还挺奇怪的,那天冰哥抱着你的……哦不沈清秋的尸体直接到苍穹山派,背上背着他以前用的正阳剑和修雅剑,谁喊他都不搭理,挡着路直接给你打飞,和个丢了世界的人儿一样,神情恍惚?这个词形容当时冰哥那样就很贴切,神情恍惚的走到清静峰历代峰主墓林才停,展手就开了个结界,妈呀,百战峰那群人日夜连着打都打不开点缝。”


  沈垣咬了咬牙,捏着尚清华肩膀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然后呢,然后?”


  尚清华拍拍沈垣的手,示意他松开:“瓜兄轻点我修为低你这捏着可疼……其实说是陨落也不确定,只是就此以后墓林就被这道结界隔离开了,一年多毫无音讯罢了,陨落则是为了清扫魔族对外故意放出来的话……说不定还、还活着?”尚清华觑着他越发难看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肩膀上的力道才松了几分。他扭头看向别处:“呃……其实瓜兄你可以去看看嘛……虽然我们进不去但你毕竟和冰哥有那什么关系是吧,万一那结界感应到是你就放你进去了也说不定?”


  他感觉身上一轻,偏头看往沈垣刚刚站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徒留晚风微扬。

            


  ——

           


  穿过松竹林立的清静峰,沈垣快步向前走着,总算走到墓林前。


  墓林被一层透明的结界笼罩着,沈垣尝试性摸了摸,手指出乎意料地伸了进去,穿过的那道结界有种莫名的温暖。


  沈垣深吸一口气,伸腿试探了一步,接着整个身体没入结界,走进墓林。


  此刻万籁俱寂,天地间唯有一轮皓月当空,淡然地漠视着千万世人。


  他走到墓林深处,一口硕大的石棺暴露在眼前,棺盖并没有被盖上,沈垣感觉一阵凉气从脚底窜到全身,四肢百骸仿佛都浸泡在数九寒冬中,他踉跄着走到石棺面前,正阳修雅被珍重地放在一旁,棺内沾满斑驳血迹。他的目光移向中央,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紧紧拥抱着身下那具惨白的尸体,剑尖穿胸没入,明晃晃的剑身静静地告诉他,他是自绝身亡。


  洛冰河的眼睛已经闭上,嘴唇贴着沈清秋的额角,额发被他撩在两旁,眉头是舒展的,嘴角微微地弯起,带着清浅的笑意,带着初见的欢喜。


  沈垣低下头无力地跪倒在地,手掌撑住地面,膝盖擦着地面一点点挪去,完全不在意脏了衣服,眼前已是模糊一片,被泪水完全遮挡住视线。他趴在棺口,伸出袖子颤抖着擦了擦洛冰河脸上的血迹,却早就干透了,怎么擦都擦不掉。


  他终于崩溃地哭出声来,想起了那天他感觉少了的是什么了。


  他回忆起与洛冰河的相处,忽略掉被系统操纵的恐惧,抹除掉原著的偏见,赫然发现那些惶惶不安,那些猝不及防,到头来都是他的推测臆想。当时他为座下徒,事事体贴不烦愁,哪怕后来即为魔尊,漠然置之,也不过是不敢碰、不敢接近,眼神触之即离。他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体贴地做着,却一次又一次被他误解。那阴沉冷漠的外壳下,曾经笑起来是那么的甜。

                    


  异界孤魂沈垣不是孑然一身,不是一穷二白,他有一件这人世间最难寻也最难得的东西,那就是一个人的真心。

                


  可他明白的太晚了。


           

——


@Mittol 给我的可爱小女友!!我爱她!!画画太棒太nice了呜呜呜画了好多图给我,我这个没出息的懒鹅……


(爱她就要给她最好的刀刀)


一些碎碎念:


lof恨了,首发给我屏蔽了,天晓得我看到喜欢的老师给了推广是多么happy!然后给我屏蔽了,(省略千字粗口)我恨


沈老师视角居多


最后大噶应该都看懂了,冰妹得知师尊再也回不来了,心如死灰,便追随师尊而去,自插胸口流血而亡,一并埋葬了自己年少的欢喜,求不得的爱恋。(吸溜)有点无病呻吟,但感觉比以前写的要好一点点了哈哈哈还是很开心的,刀到你们了吗_(┐ ◟ᐕ)¬_


总而言之:爽


明人不装暗b

1

我,路越,无业游民,如果说在街边学着阿炳戴墨镜装瞎子拉二胡忽悠人也算职业的话。未来世界女性骤减,倒霉催的分出第二性别:Alpha,Beta,Omega。Omega通常娇小可爱,容易受孕,基本一炮定终身,Alpha高大英俊,能打能撩,beta夹在中间不尴不尬,身高不高脸也不帅很难生育,像是封建社会被地主压榨的长工,不仅要对Alpha老爷低声下气,还要对Omega夫人鞍前马后,简直连做狗都不如,而我就是一个纯正朴实不如狗的beta。

但是从今天开始,身为beta的我要做Omega了。

没有变性手术,我不是人妖。

2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娇气的贵族Omega小少爷不想上学,理由是不能逛街买包包不能涂口红,整天还要穿丑不拉唧的校服,不是人过的。很宠很爱他的父母心一软,就暗中找了个相貌与他相似的beta也就是我,稍做训练代人上学。

我真尼玛头回知道还有代人上学这种骚操作。

还有,我觉得校服挺好看的,就是蕾丝边很多娘娘的。

4

幸亏之前装瞎演技磨练的炉火纯青,多看点狗血ao剧装个清纯白莲o还是不难的,而且经过速成培训后以前和Omega聊不上的化妆品包包现在都能接几句话了呢,平时注意喷Omega信息素基本谁看我都是个作作哒的小香O,perfect!

可问题就出在这。

有回我挎着包包出门忘喷了,被路上一个alpha问你身上怎么没有信息素味,一慌我就告诉他我的信息素是白开水味的,当时他哦了一声没说什么,结果和Omega小闺蜜出门联谊的时候,他.就.是.联谊对象之一!!看到来人是我嘴角一勾笑的那叫一个灿烂无边,信息素散发的那叫一个无边无际。

吓得我两眼一黑差点晕了。

Omega小闺蜜很单纯,着急地问我怎么了是不舒服了吗,我憋红脸脑子一抽,指着他回曰这位器宇轩昂头顶金光的alpha小哥哥信息素太好闻了一时有点晕啦,没事的。Omega小闺蜜当时就握紧小粉拳小小地锤了我一下胸口,红着脸说哎呀讨厌啦,有喜欢的alpha小哥哥都不和我说的,不和你玩了哼。我是又抱又哄又么么哒,总算把人哄好了回头一看,那位alpha眉毛一挑邪魅一笑,差点我就要跪下喊大哥饶我狗命。

苍天啊!大地啊!圣母玛利亚啊!无量天尊啊!我不想因为伪装Omega被举报偷潜入Omega里做苟且之事扫黄打非被抓进局子的啊!!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还是会接受的。

因为钱很多啊。

5

不过也要有命花。

6

我战战兢兢坐下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着这位名叫秦涣的alpha。我的Omega小闺蜜已经和他身边的朋友聊得热火朝天,他却慢慢地抿了口咖啡,用食指敲了敲桌子,一言不发。

真尼玛急死我了。

然后他说:“我最近感冒了信息素闻不清楚,上回路上碰到你那次是骗我的吧?”

我心里简直要给他这个理由打一百个call,连连点头:“是的,骗到你了?嘻嘻。”

他宠溺地摸了一下我的脑袋:“小骗子。”

我的Omega小闺蜜突然捂嘴啊了一声,一脸艳羡地看着我。

我:……

我在纠结要不要日他妈。

——

beta装o,老攻看透不说透(rua)

想看后续的评论!ヽ(゜▽゜ )-C<(/;◇;)/~

想了个刀子:

沈老师跳楼换身体后,提前几年醒来,没有按照原文碰到冰妹他们,在江湖横闯浪荡几年,总感觉少了什么。

洛冰河则抱着沈清秋的身体到圣陵招魂,缺少系统灵魂绑定导致无法召出,洛冰河终于意识到沈清秋,自己最亲最爱的师尊的死亡。人如行尸走肉到了苍穹山派,将沈清秋的尸体放在棺材里,亲了亲那张薄凉的唇瓣,拔剑自刎,与其合葬。

尚在人间以沈垣之名行走江湖的沈清秋得知了一代魔尊洛冰河陨落的消息,这才明白他觉得少的是什么了。

要看的话评论敲敲,刚好快放假了可以肝肝哈哈哈

垂死病中惊坐起,书檀开起小车车

书檀先生:

给我过!

这个是 @老鹅的长睫毛 点的,温泉吸neinei
给我吸!

长庚最近发现沈十六老偷偷看他,走路要看,吃饭要看,睡觉也要看,问他就打个哈哈掰扯过去,长庚小心脏怦怦跳,觉得这人怕不是个恋童癖,如花似玉姑娘不看非天天瞅着个半大小子,怪羞的。有天沈十六约他上街玩,路过风月场所小姐姐抛媚眼他理都不理的,反而对着他使眼色发骚,长庚终于忍不住问了。

顾昀:“我观察了几天,发现你骨骼惊奇,是块练武的好苗子,不如认我做义父……诶你打我干什么!”

受是虐渣老手,整日穿越各个世界虐渣,手段老辣毫不留情,虐到人哭泣跪地叫爸爸。这一次他穿成渣攻白月光替身,正跃跃欲试去酒店抓约炮的渣攻,推门就是渣攻板着脸直着腰要炮友面对墙角站直了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吐字清晰声音洪亮,炮友崩溃得背出满脸鼻涕眼泪。

受:“……”

攻:“诶,老婆你来啦,来坐着喝茶,我把这个搞肉体交易的小年轻教育一下咱们就走,待会陪你买包包,不要急哈。” 末了还来个么么哒。

受:他妈的这个逼咋不按套路走啊靠!!

PS:攻有渣攻洗白系统